一步之遥

不乱于心

【杂】- 聊天(自己的一些故事罢了)

         我和他第一说话是因为调座位,在此之前我们虽然在一个班级,却并没有与对方有什么交集,只限于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但是换座位后,我们的桌子并在了一起,肩与肩也不可避免的会无意识的碰到,交流自然无法避免。渐渐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吸引了我,时间过得太久,我也想不起来了,可能是是印象中,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引起我的共鸣,让我有了和他聊下去的想法。也有可能是他与其他男生与众不同的成熟,让我产生了爱慕之情。当时我的朋友说,我跟他说话时,眼里都流露这笑意,大概这就是喜欢吧。
        渐渐的我们的交流多了起来,晚上也会在网上继续聊天。我们聊天的内容也从学校学习到了自己的朋友和家庭,我认识了他爱唠叨的爷爷奶奶,高冷的爸爸和他最喜欢的妈妈,也知道了他的朋友,我们聊的很多很杂,仿佛有永远说不完的话。但从现在看来,那时是学习压力最大的时候,我们俩也是心很大。
         他每天都喜欢给我讲一个故事,有时是他自己编的,有时候是他自己看到的,他会发一长段的话或语音,我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但是对于他,我却总有耐心,真的很奇怪。
        我是一个藏不住心事的人,所以后来我妈妈知道了他的名字,也经常和我说起他来,但我却并不害怕,因为可能当时对他也仅仅是朋友,而已。

喝醉酒的田中君①后续

出了酒店的大门,太田将田中圈在怀里,紧紧的抱住,深怕一个不小心让怀里的人掉下去。田中本来就因为慵懒的缘故,而不喜欢运动,所以身上没有什么肌肉,再加上长饮食不规律,显得他更加娇小,让人抱起来没什么实感,但是太田却很喜欢抱着田中,因为仿佛他离不开自己一般,能够依靠自己,最重要的是田中抱起来软软的很舒服。可是现在因为喝了酒,所以整个人更是无意识缠在太田身上,那弱不禁风的身体隔着一层薄薄的身体紧紧靠在自己身上,两具身体互相依存,本来就很敏感的脖子,更是被身上这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弄出的一阵阵热气,搞得有些发痒,整个人好像都被一种甜腻的气味所环绕,身上和手心也有些出汗,脸上的红晕被这晚风吹的反而不见退散,甚至还有回升的迹象。太田感断定身上的人肯定是喝醉了,嘴唇一张一合,散发出诱人的酒香还有那扰人的热气,现在的田中就是在引诱别人犯罪,而犯罪嫌疑人太田很快就要投案自首了,可是太田说到底还是太田,有着迷之自制力,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缴械投降。

太田继续抱着田中走着,心里想:如果将田中送回家的话,有点远而且现在已是深夜,打扰人家也不好,况且这幅样子也会被其他人看见(那是人家田中君的父母好吗,什么其他人,太田你这深深的占有欲)所以目的地自然而然的被改成了自己独自居住的出租屋。好不容易到家了,太田轻轻的将田中放在沙发上,自己准备去洗澡,可是田中似乎并不配合,两只手死死的缠在太田的身上,嘴里还喃喃自语:“太田,很舒服哟”这下,太田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不舍得将田中放下,而且产生了一起洗澡的念头,所以在太田坐在沙发上,然后田中靠在他的身上,太田的手不是那么安分的已经开始解田中的纽扣了,当解到一半时,那若隐若现的雪白如牛奶般的肌肤和呼之欲出的两颗红色的茱萸 ,让本来就已经忍了一个晚上的太田有些神志不清,解纽扣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伸进了衣服里,在田中的肌肤上来回抚摸,仿佛在摸一上好的青花瓷,这时田中的嘴唇张了张,好像在说些什么,太田以为是让自己放手,有些不甘的凑上去听,听到“太田,喝水...水”。哦原来田中君渴了,来来来太田奴隶还不去倒水,可是这时候的太田已经没有正常的思维了,他似乎被田中呼出的热气给弄醉了,头微微一偏,嘴直接对准了田中的唇,没过一会,田中的唇就宛如涂了唇蜜一般,变得鲜艳娇红,像是什么诱人的果实,太田当然不满足表面,再一次向果实进攻,先是轻轻碰碰田中,然后张开嘴伸出犯罪的舌头,将田中的唇撬开,但随后又碰到了城墙,有些不满的太田稍稍退出,用湿热的嘴唇咬住田中脆弱的耳垂,仿佛是找到什么玩具一般,不断的舔弄,我们可怜的田中哪里受过这种对待,嘴微微张开,发出了一声嘤咛,这声音仿佛是太田大军获胜的军号,太田快速的捉住了田中嘴张开的空隙,与之舌共舞,进攻的同时还不忘调戏敌军,轻舔上颚,又引得田中一阵战栗,想要叫出的声音,淹没在喉咙里,只能发出那挑人心弦的哼哼声,随着两人接吻的投入,嘴唇碰撞出滋滋的水声,田中也因为缺氧,张开了双眸,眸子里充满着泪花,手也从脖子处拿下,微微抵在两人胸前。可是这种反抗,总会被误认为调情,但是我们好心的太田还是暂时放了田中,太田像一只被夸奖了的小狗,满足的舔了舔嘴,似乎有些意犹未尽说:“田中,你真的喜欢我吗?”田中已经没有力气去回答,只能点点头。感觉到自己衣服有些不对劲的田中低头往自己身上望去,发现某人某只正在作案的手已经在自己的身上作恶多端,留下了淡淡的红色印记,现在这只手已经朝底下自己的私密地段出发了。

哎,微微在心中叹了口气,决定视而不见,手重新勾住太田的脖子,说:“太田,先给我喝水,行吗”看着这样妩媚的田中,太田没有不从的原因,双眸含泪,嘴唇艳红,身上留有自己的印记,这样的田中是我造成的,也是属于我的,也只有我能看见,太田点点头停下了脑补,将田中抱起去喝水,当然,喝水也不是普通的喂水,新一轮的进攻开始了,嘴里含着水的太田,用右手将田中的脑袋禁锢住,田中很识相的微微张开嘴,猛烈的进攻,让田中有些招架不住,很多水还没来得及喝,便从嘴角流到了身上,太田放开了田中的唇,沿着水的走向,慢慢向下,所到之处都留下了标记,在那胸前一点的地方稍作停留,一边亲吻一边还说:“田中,你以为我听了你的告白不会有所行动的吗?我喜欢你田中,听好了,我喜欢你,比你所想的还要喜欢,想要你只属于我,想要你只能依赖我,愿意吗田中?”田中早已因为太田的吻而晕头转向,现在又是在自己从未被别人碰过的地方被自己喜欢的人双重攻击,时而重时而情的绵绵细吻,嘴里因讲话呼出的热气,让田中欲罢不能却又害羞不已,只能回答出简单的话语:“嗯~太田,我愿意啊,我也啊...喜欢你啊!”断断续续讲不完整的话语在现在的太田看来就是最好的鼓励,又重新凑会田中的耳边,说:“呐,田中,去洗澡吗,身上有些粘糊糊的”“嗯”田中回答说,他知道等下会发生什么,但是他愿意,因为眼前的人是田中啊。

接下来,在浴室的情节我可以想出来,但是我败在了文笔上,所以咱们拉灯,大家什么也看不见。
因为一晚上的奋战很累的二人组,在阳光晒到屁股的时候,还睡得很香。但是破天荒的是,我们一向以喜欢睡觉著名的田中醒了,他想揉揉眼睛,伸伸懒腰,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才意识到自己整个人被禁锢在太田的怀里,因为自己动不了,也没想着反抗,反而是往怀里又蹭了蹭,果然还是在太田怀里最让人安心,仿佛自己什么都不用想,只要靠在这里,感觉对方就可以解决一切。说到自己为什么会醒,好像是因为在梦里梦见自己被一只巨大的白熊压住了,因为害怕被吓醒了。但是醒来以后好像也是被一只大熊给熊抱住了,不过不是危险的熊,而是特别的可爱。被自己的想法弄得脸红的田中,摇了摇头,这一小小的举动,让在睡眠中的大熊醒了,用着充满睡意的沙哑的喉咙说:“田中,别乱动,现在还早再睡一会,你昨天很辛苦”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又羞红了田中的脸,不过田中也是会反击的,他从太田的怀里挣脱开,慢慢爬到了太田身上,说:“太田,已经中午了哦,肚子饿了”太田最受不了的就是田中的请求,所以也慢慢睁眼,准备起来,印入眼中的是一幅香艳的图画,田中浑身上下没有穿衣服,身上星星点点的红色印记与白色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暗示着昨晚的激烈,看到这样的景色,正直青年的太田被勾起了欲望,坐在他身上田中自然不会没感觉到,暗骂着:“太田真是h”太田想那还是因为谁啊,不怀好意的顶了顶下身,“田中你不起来,我怎么去烧饭呢?还是说想继续昨晚的事情,田中只要是你的要求我便不会辜负,但是田中纵欲过度可对身体不好呢!”“太田笨蛋”在太田一阵爽朗的笑声中,两位的一天即将开始,只是离吃饭可能还要好久。

这个自行车大家骑得还爽吗╮(╯▽╰)╭终于写完了,感觉人物有点崩,明天要开始上课了,所以可能没有什么时间能再写②了,所以这个①的后续稍微长了一点,大家看的开心就好!

喝醉酒的田中君①(有些长)

关于醉酒后的田中君,我想写两种反应,毕竟我们大家谁都没有看过田中君喝醉嘛,因为人家可还是未成年嘛,所以只好靠我那为数不多的想象力去脑补了(众人:废话好多哦,还不快写:-()

在高中毕业后的某一天,大家因为马卡龙班长(大雾,我才不会说是因为我记不住名字呢)的召唤聚集到了一起。毕竟已经是大学生了,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是少不了酒精的助兴和诱惑的。
视线转向我们消失已久的主角,田中君本来是很不想参加这种人满为患,吵闹无比的聚会的,因为这一点也不符合自己懒惰的条件。但是架不住太田的邀请和免费托运,所以看在他的面子上,田中君还是勉为其难的来了(说到底,你不还是离不开太田啊喂)
可是我们人缘好的太田不可能一直待在田中身边,所以不免离开田中进行着田中认为没有必要的寒暄和应酬。觥筹交错中,田中一人无所事事的趴在桌上,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太田的背影,那目光热烈的让旁人看了都有些害羞,只是两位当事人似乎并不知道。就在这时,咱们的班长大人走了过来,看着那曾经心仪的对象,眼神稍微有些黯淡,但很快便恢复了。一边轻快的喊着田中君的名字,一边将一杯度数不低的果酒递给了他,接到果酒的田中,看了看这五颜六色的酒杯,稍稍敏了一口酒,那香甜的果味让平时不太喜欢甜食的田中小吃了一惊,心里想:原谅这就是太田喜欢的味道。
班长看着田中不说话,只是一口接着一口的喝着酒,心里暗叫不好:怎么办,这度数可不低啊,不过万一可以让田中君趁着酒意说出心里话或是自己表明心意都是不错的。便害羞的开口问:“田中君,那个...那个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田中微微睁开快要闭上的眼睛,但显然眸子已经染上了些醉意,变得有些微微潮湿“喜欢的人吗?”脑子里一下子浮现出太田的脸“太田?”听到这个回答,班长似乎有些激动“不,不是那种喜欢,是那个那个恋人的喜欢!”嗯,这个问题让我们一向慵懒的田中不禁认真思考起来,虽然脑子里还是只有太田的脸,因为自己已经无法离开他了,而且和其他人恋爱很麻烦,没有人在会比田中更喜欢,了解自己了嘛,当然我对太田也是一样。虽然脑子里想了很多,但只反问了一句话:“喜欢一个人的话,是不是就是不能离开他,也不愿意让他离开自己呢?”班长被这个反问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想想也对,所以说“嗯,是的”“那还是太田吧!”班长认为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轻生说了一句:“mo~,田中君你这个笨蛋”田中没有听清,刚想要问,遍听到对方又说:“希望你们两个幸福,毕竟你们都太迟钝了,那先这样吧田中君,我还有些事情,再见啦”“嗯,再见”田中说完总感觉对方好像有点伤心,是错觉吧?
太田在刚站起来没一会,便想回到田中身边,但回去之后便看到两人在聊天,出于礼貌并没有过去打断,但看到两个人说个不停,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明明田中多交一些朋友是好事,到底两个人在聊些什么啊,为什么要靠的这么近,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好像就是吃醋,太田自己也被吓了一跳,真是的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不会是喝醉了吧,还没等自己想完,看见班长走了,便很快做了下来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出来“呐,田中,你刚刚和班长说了些什么啊?”田中没有回应自己,太田以为是田中不想睬自己,便忍不住稍微推了推田中,被摇的有些清醒的田中说:“别晃了 太田,我刚刚发现喜欢你哦”被突然告白的太田有些慌张说:“啊啊,哦哦,田中你喝醉了吗?还是刚睡醒?不是跟你说了这种话不要随便说吗?”“太田,我是认真的”太田在自己的人生中第一次掉线了,想了一下自己与田中一起的生活和自己种种对田中不对劲的想法,又经过田中的主动出击,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想法“笨蛋啊你,这种话怎么能让你说呢,田中只要一直慵懒的陪在我身边就好了”“太田...”田中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太田打断“田中,我喜欢你!”声音很大,很多人都朝着他们的方向看过来,一脸惊讶:什么你们还没有在一起!?太田羞红了脸,抱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田中走了,就算是这样临走之前还是很有礼貌的朝大家道了别。
吃瓜群众: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这是什么套路啊啊
不知不觉写的有些长,希望各位姥爷不要嫌弃的看完,其实我还没有写完,还有一个小小的后续,当然是两人互相倾诉情意之后的事情啦 什么R18啦当然是不会有的,但像我这种老司机 是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的,跑车不会开,自行车还不回骑吗,所以大家请期待吧(>^ω^<)

杂–【信】

“不乱于心”
“不困于情”
“不畏将来”
“不念过往”
         这是他写给我的唯一一封信,很多人可能会奇怪,在这种信息化的时代,谁还会用信来交流?可是他,却喜爱写信,准确的说是写信是他的一种散发内心文艺气息的途径之一,而且写信可以练字,还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管怎样,都是好的。他有着来自远方的笔友,也有着定期写信的友人,我羡慕他们,却不想去深究。最终,我还是在临近初中毕业之际获得了属于我的一封信,我没有去网上查他引用的是谁的句子,也不关心它的意思,我只想把这封信当做他写给我的,至于意思当然是根据我自己心里的来。
        他在信封的表面写下我的名字,他不是第一次写我的名字,我曾经以写教科书的封面为由让他写过几次,那也仅限于我和他还是同桌的时期,他的字很好看,毕竟字好看的男生令人心动。那封信我不知道拿出来看过多少遍,每次想到他是为了我写下这封信,我便不由自主的脸红,可能有的人要说我自恋了,但是如果有人为你专门写下一封信,而且那个人还是你有好感的人,那不就是没有理由不脸红嘛,况且信纸还是我和他一起去挑选购买的。写到这,我不禁为我曾经的时光感到羡慕,要是时间能逆流就好了。
ps:写下这篇小短文只是想让我怀念一下过去,写的不好的话,也请放在心里:D

早上起床&论迟到的原因

“田中,田中,起来咯”太田拍拍睡在自己身边的人儿,对于这副景象已经习以为常,肯定又是因为晚上起来上厕所,然后就顺势走进了我的房间吧,太田心里想。嘛,反正没有人会介意两个人睡在一起一晚上,毕竟是“老夫老妻”了。在太田的摸头攻势下,田中发出了嗯嗯哼哼的令人无限遐想的声音,睁开了眼睛,那有些迷糊并且有点点泪花的双眼直直望着太田“哦,太田,不好意思又睡过来了吗”那种早上刚起独有的慵懒的声音,让听过无数次的太田还是有些小小的激动,脸上也有些蜜汁红晕,但还是装作沉稳的说“不,没关系的,睡的还好吗?”“嗯”田中揉揉眼睛说“太田搂着很舒服”嘛,所以说无知是犯罪啊啊。无可奈何的太田君,只能在还处于迷糊中的田中头上留下一吻,至于那透露出绝对诱惑的嘴唇,还是下次再说吧
在早晨的阳光洗礼下,伴随着外面小鸟的叫声,太田不由得有一种安静感,今天也是平和的一天。
最终还是以徒手横抱田中进入教室为结局。
ps:没有粮我就自己产,第一次写还请大家包容